招股说明书用53页提示风险蓝驰创投仍连续5轮投资理想汽车合伙人这样说

每经记者 孙桐桐    每经编辑 孙磊 李净翰    

申请赴美IPO,目标融资1亿美元,理想汽车迎来“高光时刻”。

“我们台湾人常说‘吃果子拜树头’。我们来大陆就业、创业,得到很多政策扶持、很多机会和资源,让我们能安心在这里落地生根,在事业上创造一番新天地。”陈俊宇说,“所以,在大陆同胞遇到困难的紧要关头,我们台湾青年一定不会袖手旁观,要挺身而出,这样子我们才是真真正正的一家人。”

实际上,在创业那一刻起,李想就决定要做L4级自动驾驶。这与蓝驰创投看中的自动驾驶发展潜力不谋而合。

“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件事呢?”“你们有什么目的呢?”“呆在台湾好好过春节不是很好吗?”曾有媒体报道了谢华璟一行购买、捐赠口罩的故事后,他们在得到很多肯定的同时,也受到了不少质疑。

朱天宇认为,在传统汽车行业智能化变革时代,传统车企正在面临体系层面的挑战,智能时代需要集中控制、集中研发、快速迭代的架构协作体系,在协作分工体系上,主机厂需要更快地演进。而李想所打造的新的组织架构,恰恰吸引了朱天宇的注意。

台湾对口罩出口进行严格管控后,这个团队的小伙伴们通过各种方式,联络日本和东南亚的华侨华人协助。

4名台湾青年、2名大陆伙伴,迅速组成了前后方配合的“海峡组合”采购团队。在农历大年初十(2月3日),谢华璟和刚从日本返台的应志宏,以及另外两名台湾青年,从台湾桃园国际机场启程前往东南亚多地采购防疫物资。

例如,在与商业有关的风险中,理想汽车表示:“我们车辆的设计和制造很复杂,可能包含潜在的缺陷和错误,这可能会导致我们的车辆无法按预期运行,甚至导致财产损失或人身伤害。”此外,理想汽车还称,由于其车辆使用了大量的第三方和内部软件代码以及复杂的硬件来运行,而这些先进技术天生就很复杂,随着时间的流逝,缺陷和错误可能会逐渐显现出来。

“在巴塞罗那我们很幸运,能拥有世界最佳球员,也是历史最佳球员,我们必须尽一切可能,确保他在巴萨结束职业生涯。”

美国当地时间7月10日,理想汽车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说明书,拟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LI”,拟最多募资1亿美元。如果IPO进展顺利,理想汽车将成为继蔚来之后,美股第二个中国造车新势力车企。

值得注意的是,在招股说明书中,理想汽车用了53页来提示风险,包括与工商业有关、与公司结构有关、与战略联盟或收购相关、与中国经商相关等近百条的风险提示,篇幅超过整个招股说明书的20%。

招股说明书超1/5内容提示风险

令陈俊宇感到遗憾的是,谢华璟因为过度劳累患了流感,肺部感染;应志宏也感染了新冠肺炎。

台湾导演谢华璟2017年“登陆”发展,在厦门做直播、拍网剧、做培训……今年春节期间,得知大陆各地口罩紧缺,正在台湾探亲的他在台青群里发动大家爱心捐款、收集医疗物资,支持大陆同胞抗疫。

实际上,蓝驰创投早先并没有从投资整车入手,而是将目光锁定在云计算等底层技术上,主线是看大数据真正富集的方向。

但朱天宇并不认为目前的盈利状况会影响投资人的信心。“我们认为企业是否有自我造血能力更重要,这正是我们投理想的原因。在这么多造车新势力中,李想最有场景和需求闭环能力,也是最关注阶段性造血能力的创始人。技术要落地,就要先形成场景和需求的闭环。”朱天宇说。

这一次不同寻常的经历,让陈俊宇感触很深,“(两岸)同文同根同种,是血浓于水的一家人,更是密不可分的亲人。”

记者|孙桐桐 编辑|孙磊 李净翰 杜恒峰

几个月来,看到大陆的疫情防控努力,他相信一切困难都会很快过去,“血浓于水的两岸同胞一起努力一起拼搏,一定会开创更美好的事业和人生。”(完)

谈到巴萨2比8惨败给拜仁,埃托奥说:“那场失利让我很痛苦,不仅是莱奥,所有小伙子都一样。没踢过足球的人可能觉得很费解,但这类情况是有可能发生的,在生活中也如此。任何人都可能跌倒,但你必须再次站起来,这是最难的部分。球员、领导层、球迷,我希望我们可以振作起来,为下个赛季开始梦想。”

在20日于厦门举办的第十二届海峡论坛大会上,他登台分享的不是如何就业创业,而是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最严峻之际,与团队小伙伴们海外奔袭9000公里买口罩的故事。

“自动驾驶是个典型的数据富集领域,且数据生成和积累速度都非常快。但过去几年,很多第三方辅助驾驶的提供商给出的感知层、决策层、控制层方面很难融合,只有整车厂才有可能真正将它们融合起来。所以,我们在2016年看了很多自动驾驶方案商后,转投整车,并参与了理想汽车的A轮融资。”朱天宇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有分析认为,理想汽车频发的质量问题或生产、交付环节上的漏洞,或将对其IPO进程产生不利影响。对此,“力挺”李想的朱天宇却避而不谈,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此外,李想是一个很注重资本效率的创业者,这也是蓝驰创投一直看好他的原因之一。“资本市场看中价值创造能力,而不是看市值创造能力。这一点上,李想和他的竞争对手非常不一样,这种价值观和蓝驰创投是非常契合的。”朱天宇说。

在转向整车投资时,蓝驰创投也考察过小鹏、蔚来等造车新势力,但最终还是选择了理想汽车,并且进行了连续5轮资金投入。“因为李想不断地把未来的格局看得更清楚,包括把指向终局的技术路线弄清楚,车型、产品价位、用户需求,技术路线怎么迭代,自动驾驶的关键点等等……李想在很早的时候,就把这些事情看清楚也想清楚了。” 朱天宇认为。

“李想一直在思考,在这种情况之下,中国市场需要什么样的产品,要怎么拥有周期性的造血能力,才能在未来有能力去实现L4级自动驾驶?所以,有了现在大家看到的增程式SUV产品理想ONE。”朱天宇对记者说。

陈俊宇说,在大陆同胞遇到困难的紧要关头,我们台湾青年一定不会袖手旁观,一定要挺身而出,这样我们才是真真正正的一家人。王东明 摄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交付半年多以来,理想ONE共发生了8起质量问题,引发了“排放控制系统故障”误报警;因车辆的物流模式在交付用户前没有完成解除,导致在高速上无法加速;仪表显示动力电池故障,车辆在高架上停摆;仪表黑屏;刹车失灵;街头自燃等多起事故。

尽管李想对技术路线及市场格局看得足够清晰,理想汽车申请IPO的速度也十分“惊人”,但其频发的质量问题却不容忽视。

造车是一件极其“烧钱”的事业,投资的确需要很大勇气。

在造车新势力屡陷融资困境、质疑声不绝于耳的当下,蓝驰创投为何坚定地站在了理想汽车这一边?日前,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天宇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独家采访,详细讲述了蓝驰创投投资理想汽车的背后逻辑。

“他跟我们一个个联系,问是否有人愿意与他一起去收集防疫物资,大家的热情和积极性被他点燃起来。”陈俊宇回忆道,“一群台湾和大陆朋友的爱心款迅速到位,大家就发起、组织了采购防疫物资捐赠大陆的行动。”

台湾青年陈俊宇把自己称作来大陆的“追梦人”。他在大陆先就业后创业,目前从事生物科技健康产业。

而在理想汽车IPO前的数轮融资中,蓝驰创投格外引人注意。据了解,蓝驰创投连续5轮投资理想汽车,是理想汽车A2轮、A3轮、B1轮、B3轮和C轮投资方。

第十二届海峡论坛大会20日在厦门举行,陈俊宇登台分享今年大陆新冠肺炎疫情最严峻之际,与团队的小伙伴们买口罩、捐大陆的故事。王东明 摄

“否则,此刻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他们。”论坛大会现场掌声响起,陈俊宇表示,“大家不用担心,经过半年的治疗,他们已经恢复健康了。”

不过,短期内造车新势力仍然无法实现盈利,几乎已成为业内共识。根据理想汽车招股说明书披露,今年一季度,理想汽车总营收约1.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52亿元),净亏损1089万美元(约合人民币7711万元)。2018年、2019年,理想汽车营业收入分别为0和2.84亿元人民币,净亏损分别为15.32亿元、24.3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理想汽车目前只有一款在售车型理想ONE,但在朱天宇看来,理想汽车已经取得了不错的销量成绩,具有较强的市场增长潜力。来自理想汽车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其已交付超1.04万辆理想ONE。根据中汽数据有限公司数据,2020年上半年,理想ONE在新能源中大型SUV中销量排名第一。此外,2020年1~3月理想汽车的毛利润也转正。

尽管如此,对于销量订单,理想汽车仍然做出了风险提示。理想汽车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虽然已经收到了一些理想ONE的订单,而且尽管客户已经支付了订金和在线确认,但所有订单都可能被取消。理想汽车认为,此类取消可能会损害理想汽车的业务、品牌形象、财务状况、运营结果和前景。

当时,正在日本旅行的台湾青年应志宏率先行动起来,走进日本街头一家家店铺去采购,从大阪到奈良,再到京都,最后用国际快递分别寄到武汉和厦门。

“刚创业时,李想就想清楚了如何将不同生产力组合起来,他很清楚组织要长什么样,几种不同画风的人在一起怎么共事。这个非常打动我,因为他构建的新组织体系,具备降维攻击的优势。”朱天宇表示,拥有先进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才可能在迭代速度上掌握主动权。

“理想在 B 轮之前的融资挑战,主要是要求市场上的基金敢于接受用 D 轮的估值和资金规模,来支持一个业务还处于天使期的项目。能这么做的人是比较少的,要么是资金实力雄厚,要么是胆儿肥。因为对赛道的深入思考,对李想的构想深度认同,我们才形成了投资决心。”朱天宇坦言。

相比蔚来、小鹏、威马等造车新势力,理想汽车的首款产品虽然姗姗来迟,却显示出后来居上的潜力。不仅理想ONE销量快速增长,而且赴美IPO的速度也“惊人”。

“此前基于市场销量,特斯拉曾被资本市场低估,但当智能化体验开始带领特斯拉销量一骑绝尘的时候,市场好像才恍然大悟。现在特斯拉股价高得惊人,这代表了市场的狂热预期,也代表了美国资本市场对勇于创新的奖赏。当然,面对来自中国的造车新势力,市场可能还会经历这样的‘恍然大悟’,希望这次用的时间会少一些。”朱天宇对记者说。

在李想看来,中国新能源汽车发展面临两大底层挑战:一是没有足够的充电基础设施;二是要承担比燃油车更高的制造成本。大型电动车的电池、电机和电控的物料成本比同级燃油车的动力总成贵30%-35%,为了平衡电池的重量和电池包的体积,纯电动车要在车身和悬架系统上使用更高比例的轻量化材料,从而增加成本。

“在采购的过程中,我们感受到了海外台商、华侨华人,还有外国友人,对大陆的深厚感情,令我们感动。”陈俊宇说,“整个行程十几天,奔波9000公里,我们走得很艰难,但并不孤独。”

“在泰国、越南等国家,我们跑遍了上百个大大小小的药店、市场、免税店,甚至观光街区的商店。”陈俊宇说,团队前后共采购32000只口罩、3500瓶消毒液和300把额温枪,通过各个渠道悉数捐到大陆抗疫一线。

Releated